我们边喝酒,边聊了聊元宇宙

Jan 16, 2022

对话 / Mona

编辑 / Naomi

校对 / 丹尼奥

排版 / Naomi

随着2022年的到来,“元宇宙”和“NFT”这两个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小伙伴们的讨论里。我们浅查了一下,在过去的12个月里,NFT的市场估值竟然已经达到了230-400亿美元。


嗯?怎么回事!

我们还没站起来,文明就已经跨出这么大一步了吗?

于是,在一个略显emo的雨夜

我们人手一瓶小鸟伏特加

对元宇宙和NFT的概念进行了一些深(微)入(熏)的讨论



Illustration by Craig Robinson/Getty Images

Q:前些天看到有些人在第二人生上做房地产销售、在小岛上卖房子,人们可以住在里面开Party邀请朋友来玩。和模拟人生那种还不太一样,因为第二人生都是真人操纵角色,所以元宇宙和游戏是一样的吗?


A:元宇宙其实并没有以游戏的角度存在,它是以线上会议的形式出现的。虽然它现在看起来是一个游戏,但之后的元宇宙发展方向远远不止这些。就比如说看病,需要做一个手术,但医生跟你不在同一个国家——这个时候手术就可以基于元宇宙的技术,再加上5G,或者以后会出现的6G、7G技术,实现远程遥控。

比方说,医生只需要在他那边的仪器里植入一个芯片,就可以远程操控你这边的手术机器,都不需要VR眼镜就能完成心脏手术。元宇宙也许可以去掉地理位置的局限性,从而提高人类社会的效率。



Q:为什么地理位置会对人类效率产生影响呢?


A:因为通常情况下人类社会的某一部分生产效率提高,都与移动速度的提高有密切联系。比如汽车,高铁,飞机这些目前高效位移的交通工具都是位移效率提高的具体呈现。而元宇宙有可能会提高我们社会生产时输出的位移成本,从而优化地理位置的局限性。

当然现在只是非常初期的阶段,所以还需要有很长时间的探索与实践。比如说2000年的互联网神话被吹捧得特别高,实际上到了十到十五年之后,互联网才真正的发展并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Q: 所以NFT到底是什么?


A: NFT可以是一种虚拟物品的所有权象征。例如我们买房子时会有房产证,房产证会明确表明房屋的所有者是谁。这些凭证都是为了证明我们所拥有的物品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在虚拟世界中无论是制作NFT还是购买NFT,或者是每一次的交易和转账记录,都有一串独一无二的编码。


这个编码是确认我们每一次交易行为以及所有权的凭证。并且这个凭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区块链中的每一个个体单位都证实了我们的交易,也证实了所有权的归属问题,这就做到了所谓的去中心化。


换个角度来讲,当我们去购物时,货物在交易前属于商家,在交易完成后只有商家本人能够证实我们所买的物品是属于我们的,其他消费者并不知情。但按照去中心化来讲,我们购买的每一个商品都会被所有其他消费者所证实,从而可以忽略掉商家本人的证实。

Cr: Chris J. Ratcliff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再谈到元宇宙房地产交易,这其中的资本炒作是不可避免的。很多人不理解,元宇宙房地产又不能住,而且看不见摸不着,为什么会这么疯狂的炒作。但其实现实世界中的房产去掉资本属性之外,只有物理世界的居住场所这个主要功能而已。元宇宙当中的房地产资本属性和现实世界房地产的资本属性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较大的区别就是元宇宙房产没有物理属性的居住功能而已。


而现实世界的物理属性居住功能并不是构成房价攀升的关键。可能有人会说NFT只是一个虚拟图片而已,喜欢的话直接截图保存使用就可以了。这个理解没什么问题,但就好比说我们喜欢一辆车,我们可以和这辆车合影,但这并不能证明我们就拥有这辆车。

The Bored Ape Yacht Club. Cr: Sotheby's.

Q:所以物理属性的归属权,还是要由物理世界的货币去买。


A:对。我们现实的物理世界和目前的元宇宙世界的架构不同,所以结算单位也有所区别。但这两者并不是完全独立或是对立的,而是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关系存在。


Q:如果照片谁都可以上传,那NFT的价值是不是会衰减?NFT作品的价格是怎么定的呢?


A:那就是完全由市场决定。比如说,可能大家都不想买大师出的,都愿意买你出的,那你的NFT作品价格就会攀升。

By Nicole Ruggiero

Q:如果艺术作品本身不好,那他所谓“物理持有者”上传的照片在价格上跟旁人拍摄上传的NFT就不会有很大区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NFT的价值还是取决于这个艺术品本身的价值,如果艺术品的价值高的话,它的NFT的价格也会高,对吗?


A:你说的不全对,有些NFT虽然源于实体艺术,但它的存在不只是关于艺术品的商业价值炒作。现在NFT已经涉及到虚拟元宇宙的开发,或者说是赚钱,而不单单仅限于虚拟艺术品的交易。


Q:具体怎么赚呢?

A:跟现实世界一样。假如说你在元宇宙的游戏里边有种红薯,只要在虚拟世界中买个铁锹NFT,你就可以用它挖红薯。你用手挖的话可能要挖好久,但是有了铁锹NFT,你的生产效率会得到提高。随后,你挖出来的红薯又可以合成某些更有价值的东西,再制作成NFT卖给别人,交换来新的NFT。这样,你既是一个生产者,也是一个消费者。

Nyan Cat by Chris Torres近期卖出了$590,000的高价.

Q:那么如果要买铁锹,就要去找卖铁锹的商家。那制造“铁锹”的这些人又充当了什么角色呢?


A:那就属于元宇宙游戏的开发者,整个故事链和思维逻辑都是由他们来制定的。


Q:如果这样,那元宇宙是否牵扯到了权利和资本?


A:这样说,开发者可以来开发这个东西,但他们没有办法控制它。比如说,他因为在这个元宇宙的游戏里,已经设定好了这个游戏里边的最大值——比如这个月就产出这么多铁矿石或者木头,这个数值一旦定下来,他也无法再随意修改了。所以说,开发者也没有办法完全控制元宇宙。



CryptoPunks by Larvalabs. 这些限量1万个的NFT形象,可以从以太网上挖掘或购买。VISA公司在2021年以49.5以太币的价格购买了一个形象。



Q:这个数值就会是永久固定的吗?


A:当然,开发者也可以通过编程,设定数值的随机性。一旦程序落地之后,电脑就会自己去运行,不需要人工干预了。


Q:如果数值永远不固定,是否会造成整个NFT世界的混乱?


A:不会的。这样虚拟物品的价格才有变化,资本市场才会有起伏和波动。


Q:这些大规则又是谁来决定的呢?

A:是开发团队。他们去开发这个世界,如果某个开发者任意篡改阈值,那么大家不会愿意进入这个世界。只有当它开发好了之后,没有办法再去随意操控阈值的时候,大家公认它的规则是好玩且公平的,大家才会愿意加入。


Entity Encounter. By: Aaron Jablonski.

Q:所以元宇宙里的物品价值完全由内部市场决定?

A:是的,完全按照市场来决定。产出的所有商品和原始资源都是需要玩家自己积累的。所有元宇宙里的资本游戏,都是依靠玩家自己去运作的。如果玩家玩得好,就可以在元宇宙里边成为一个资本家。

Q:那么元宇宙是否只是把现实世界的资本游戏线上化呢?

A:我觉得不是。在元宇宙游戏里,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资本家,这就是跟现实世界最大的不同。因为元宇宙游戏不止一个,在某一个游戏里面可能是一个大资本家,在另一个游戏里就需要重新开始。但是现在的元宇宙游戏还太初级了,还没有到那种能够成为资本家的阶段。

“19335” by Zook


Q:那么NFT作为元宇宙的艺术品,升值方式也和这个世界的规则有关吗?

A:是的。比如说我们现实世界当中的土地资源,有色金属,或是出名的艺术家作品,这些都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特定有限资源,这些有限资源的稀缺性是我们共同承认的。那在NFT艺术当中做了一个系列作品,通过编程就可以规定自动生成NFT艺术品的上限,比如只输出1万个这样的NFT。那么从一开始,就确定了这些NFT艺术品的特殊性和限量性,这样它的收藏价值是很快就会提升的。


由多个艺术家合作完成的The Bathroom

Featured in Bored Ape Yacht Club

Q: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自己编程设置上传NFT,岂不是所有人都能当艺术家?

A:理论上来说,是的。你用iPad随便画一条线,它都可以成为一个NFT。或者说随便接拍一个照片上传上去,它就是一个NFT。这个概念打破了艺术家做艺术的这个规则。


学院派艺术和NFT是其实两个对立面,两个矛盾体,它打破了艺术家做艺术的规则——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做NFT,都可以做艺术,那为什么还要上MFA。但从另一方面说,NFT可能也不单纯是艺术,因为NFT涵盖了所有虚拟世界当中能够交易的这些东西。它可以流通起来做一个单纯的商品。


也就是说,NFT包含虚拟艺术,但不等于虚拟艺术。只不过我们目前的资本通常通过虚拟艺术来做成NFT,从而使我们认为虚拟艺术等于NFT。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by "Beeple". 2021年在佳士得以拍卖价6930万美元成交


Q:如果真的要实现那种“人人都是艺术家”的NFT时代,可能还需要很久,也许100年之后这个世界才会真正实现,因为我们的科技还没有发展到那种地步。

A:话是这样说,但iPhone出现之前,你也很难想象我们能够使用这么多的APP。但iPhone出现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爆发出了各种应用软件。


Q:是,但是元宇宙比APP的概念要大得多,它更需要某种监管体制。综上所述,元宇宙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也是因为目前去中心化、不受约束,才没有一个真正能监管它的东西,所以也很冒险。我还是认为很多东西是要靠国家管控的。


A:国家的这个概念,拿动物来说的话,就是占地盘嘛。谁厉害谁能占的地盘就更大。国家这个概念,和它所建立的人类文明以及社会规则,就跟动物之间的习性没有任何区别。

Cr: Tyrone Siu Reuters



Q: “国家”的概念挺广泛的,甚至可以上升到哲学。如果用“地球村”的概念来讲,这个体系的整体经济还是要被某种“村委会”管控。如果让资本随意流动,欲望就不被控制,那人类世界就会回归动物世界。


A:是,贪婪是人的本性,所以还是要约束。我们现在就是在全球化经济的初期阶段,如果操之过急,那风险一定是很大的。


Q:而且现在真正能接触到元宇宙,甚至搭建这些平台的人也都是少数人。制定元宇宙规则的人还是那群掌控资本的人,除非真的可以让老百姓都去写代码。


A:拿抖音来说,开发者写了这么一个程序,然后他可以不断的完善这个程序,但是这个程序的规则那就是这样了。虽然大家都可以加入抖音,但至于能不能赢取流量,还是要看自己怎么操作。所以这些线上平台只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机会,它并不保证什么。

"Merge" by Pak.



Q:现在的问题就是元宇宙的规则还没有被制定。


A:因为大家都在观望,包括开发者。现在元宇宙的概念也还在试验阶段。就比如说前段时间刷新NFT记录的艺术家 Pak,他的项目 “Merge” 。他做的那个小圆球,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实验。


它是一次限时不限量的发售,在发售期间,任何人都可以选择购买任何数量的小圆球,它售价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涨高。然后在你购买超过一个小圆球的时候,它们就会自动组合成一个更大的球。每个人都可以购买无限个小球,它们也都会组合成更大的球,价值也在叠加。


试想一下,如果有人买了一万个小圆球,发售结束后,他手里持有的这个大球的价格就会暴增。就是这个圆球的游戏一下刷新了IP的交易记录。所以我认为,NFT能否成功要看怎么玩这个IP。可能一开始大家对NFT的概念只是赛博朋克的头像或者插画,但随着有人不断探索创新,就像Pak通过社会交互来创造价值,公众也会对它逐渐重视起来。